您的位置:首页  »  家有爱母
小正近來一直很不開心,在學校里被老師罵,到家里又被老爸一頓猛K。 合上書本,小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出校門,操場上校隊的幾個家夥正在那里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許也正和他們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現在正是高三,過了年就要大考。或許真的是天資不行,雖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里的排名卻老是拖在后面。十八歲的男孩子,身高有一米七五,可在校里還常常受到同學的欺侮。 北方的天黑得快,校里的老師、同學們陸陸續續的回家。校園很快就靜下來,除了家屬院那邊透出微弱的燈光,食堂里偶爾有人進出外,就連平日那勤快的看門老伯,此刻也吃罷了飯,貓在屋里偷偷的看起電視來。 小正低頭看了看表,6點半,不知他走了沒有? 早上,老爸說今晚要坐火車到南部開會,大概要去上半個月。「時間越長越好,最好過個一年兩年的……」小正嘟著嘴,從座位上站起來。 學校建在市郊,一到了傍晚,馬路上都空蕩蕩的了。還沒到冬季,可這幾天氣溫卻下降很明顯,即便是穿了毛衣,小正還是有些冷。 「唉……」小正歎了口氣,雙手捂著衣領,往家里一步步挪動。 家離學校並不遠,所以小正向來只是步行,父母也覺得年輕人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鍛煉鍛煉有好處。 「不知老爸走了沒有?」小正最關心的就是這件事,腳步也放慢了許多。 「哎!小正在這里!」三個看似喝酒的少年從胡同里鑽出,其中的一個指著小正叫道:「嘿嘿,又碰到他了……」 ************************* 美娴在市委工作,是市委常秀葉大全的秘書。同齡的姐妹都羨慕她工作好,在市委、又是幾大巨頭之一的秘書,論職位雖然說不上什麽,可在市里辦事卻方便得多。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美娴做得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快樂。通常人們覺得做秘書的只是給領導提提包,泡杯水什麽的,其實領導做的哪件公務,不得秘書下去跑啊,做好了,這是你的本份,萬一出了什麽差錯,那就吃不了兜著走。 工作辛苦美娴倒也沒覺什麽,畢竟這是份內之事,再說也是爲了生存,讓她難以忍受的是葉委員那色色的目光和老是揮來揮去的那雙手。 葉大全主管政法工作,在市委來說,他是除了書記和市長的第三把手,一段時間以來人們紛紛傳言,老書記退了后,姓葉的已被內訂爲接班人。 葉委員工作有法,政績鮮明,可他也有個男人的通病--好色。 平日里常往歌舞廳、桑拿浴室去消遣,時間長了,好象刺激性漸漸消退,竟打起美娴的主意來。美娴過年就四十歲了,可從外表看上去,沒有一個人會相信,披肩的秀發,豐滿挺撥的酥胸,依舊纖細的柳腰,緊繃微翹的玉臀,所有女人的誘人之處不僅沒有隨年華離她而去,反倒越發的張揚,就象熟透的櫻桃似的,越是成熟,給人的誘惑越大。 葉委員爲官日久,並不敢象對待舞小姐那樣放肆,他要憑自己的風度和手段讓美娴自願送到床上來。 自從有了這個打算之后,葉委員對美娴的語氣親切了許多,今天從外面給她帶一件鮮花,第二天考察制衣廠又爲她挑件衣服……美娴不敢不要,葉委員說:「你要是不喜歡,就把它扔了。」領導送的東西,怎麽敢說不喜歡呢? 美娴把那些禮物一一的收下來,她要等到適當的時候送還給他。可葉委員不干,過了幾天如果她還沒有穿出來,他就問:「小娴,那件衣服怎麽不穿上試試?是不是送人了?」 「嗯,是舍不得穿那麽高級的……」美娴低聲的回答,悄悄的把手從葉委員手里抽出。 「哦,是這樣啊,你就穿吧,往后我會多幫你留意的。」葉委員說著,裝作看美娴手里的文件,把勃起的下部頂在她屁股上。 臀部被硬梆梆的陽具磨擦,美娴不由的輕呼出來:「嗯…葉先生,這份文件您如果沒什麽意見,我就叫小王去打。」說著她轉過身,把文件遞到葉委員手里,心里卻在罵著:「老色狼,總有一天死在女人手上。」 葉委員大度的伸出手,接文件的同時捏了美娴一把,「這份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他的手並沒有去拿文件,而是在美娴的手上輕輕磨擦。 「……」美娴無奈的望向窗外,手就那麽呆呆的停住,既不敢撒手讓文件掉落,也不敢抽回。 窗外車水馬龍,人們象每天一樣在來回穿梭。碰上這種事該怎麽辦呢? 丈夫今天出門了,再說既便是他在家里也不一定敢怎樣,他的那個副局長還是姓葉的親自提撥才當上的。 「小娴,」葉委員好象覺出了什麽,把文件往桌上一丟,挨著美娴往外看。美娴身上穿的是他前兩天從京城帶回來的絲質長裙,柔順的布料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葉委員清了清嗓子,說:「聽說你家小正學業不大好?」 「嗯。」 「現在的孩子都這樣,我家陽陽這些年老是排最后一名,」葉委員歎了口氣,又往美娴那邊移了移,「不過你放心,小正的工作我包了,」說著,葉大全伸出手,在美娴的臀上拍了兩下。 真誘人的屁股,拍起來彈性十足,要是能從后面干進去,兩手摸著這里……葉大全越想越是得意,不覺多拍了幾下,「我包了……」 美娴想發作,卻不得不考慮小正的事,「那您說話可要算話啊?」 「我當然說話算話,你看進公安局怎麽樣?」見到美娴並沒有反對,老葉索性把手放在那里,靜靜的體會美臀的體溫。 這個老流氓!美娴咬了咬牙,把氣咽到肚里,若無其事的回答他:「公安局工作黑白不分,忙起來幾個月也不回家一趟,有什麽好?」 「說的也是,那你看進法院呢?」老葉色迷心軟,心說:「只要你和我上床,讓他進市委我都給你辦到。」 「進法院是不錯,只是……」美娴不由的抖了一下,姓葉的把手按在臀上,手指刮著股溝,這種輕薄的舉動實在讓人受不了。 「只是什麽?」老葉放得更開,就如在舞廳里玩小姐那樣,手指用力的抓緊臀肉,又忽的放開,不時的把手指挑向大腿夾著的妙處。 「嗯……」美娴輕聲的呼了口氣,玉手伸向后面,去搬老葉的手掌,「他一個高中畢業生,可……不是說進就進得了…啊……」 身前的美人語帶嬌喘,老葉的心里樂開了花,一手握住美娴的手腕,另一手在肉臀上大力搓揉,「我不是說了麽,我包了!我的話你也不信?」 「信……我信……」美娴無力的哀求,「葉先生,你不要……摸人家那里……」 「在一塊工作,輕松輕松怕什麽?」 「要是我老公知道,他會打死我的!」 「老楊啊,他不會的,你告訴他,等我當了市委書記,他就可把局長前面那個副字去掉。」老葉說著,彎下腰,把美娴的裙子慢慢的向上卷… … 「不行!」美娴大聲的叫起來,如果再讓他做下去,真不知會到哪種地步。 回到家,美娴的心還在突突的跳,出了這種事,該怎麽辦呢?若不是最后關頭上那一聲吼,今天肯定要被姓葉的破了貞潔。 桌上放著老公的字條,說是要自己照顧好小正,最重要的是別讓他貪玩,等他回家時要讓小正有點進步。 美娴真想哭,爲了小正,也爲了老公,自己才受那男人的輕薄,只是……只是日后可怎麽上班?下次他再那樣要怎麽才能躲開呢? 做完了晚飯,已快七點了,美娴看了看表,耽心起小正來。這孩子,該不會是他爸今早說了兩句,就拖著不回來吧?想到這兒,美娴顧不得天冷,只穿著那件裙子就從家里出來。 先是到了學校,看門的老頭說孩子們都走了,她還是不甘心的到小正的教室去看了一下,整個校園里空蕩蕩的,哪有兒子的影子? 校門口的不遠處有一條叉道,是通向一處干涸的水塘,莫不是去了那里? 近冬的北方,七點天就大黑了,好在月光明亮,美娴一個人乍著膽子,往小路上走去。 遠遠的看見水塘里有幾個人影在動,美娴害怕的放慢腳步,若是碰上壞人,自己又穿得這麽耀眼…… 「我做……我做……」一個男孩求饒的說著,卻正是小正的聲音,美娴心里一驚,快步跑過去。 小正正趴在土地上,在地上爬,「你們是誰?怎麽這樣欺侮小正?」 美娴大聲的責難. 借著月光,美娴清楚的發現少陽也在這里,正兩手叉腰,指揮小正前進的方向,另兩個男孩見到美娴,收回踢向小正的腿,低著頭,好象和自己無關. 「娴姨?」葉少陽不自然的問道,由於工作上的關系,美娴曾去過葉委員家里,見過幾次面。 「少陽!」原來真的是這孩子,美娴放下心來,大聲的斥道:「你們在干什麽?我要告訴你爸爸!」 「別呀,姨,我們只是在做遊戲,小正自己說他要做馬,爬給我們看的。」葉少陽一臉的委屈,對小正說:「小正,你自己告訴阿姨,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旁邊的兩個孩子見到少陽並沒有害怕,也壯了膽子,語帶威脅的沖小正喊道:「說呀!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你們!」美娴氣得揮起手,朝少陽打過去。少陽一閃,她的手就落空了,「阿姨,你別打我呀……」葉少陽口氣變粗,朝美娴跨了一步。 「媽,是……是我自己要爬的……」小正懦懦的點頭,兩手還是撐著地,想是跪了很久,一時站不起來。 「娴姨你聽到了吧,小正要爬給我們看,我們可沒欺侮他。」葉少陽從懷里掏出根煙,叨在嘴上,旁邊的一個立刻打著火機,幫他點燃。 「你怎麽這麽說話,沒大沒小的!」美娴萬沒想到小正讓他們欺侮到這種地步,受了委屈竟然也不敢說. 「娴姨,您這是怎麽說話呢?」葉少陽吸了口煙,放肆的噴在美娴臉上,「您不就是我爸的一個秘書嘛?有什麽了不起的?」 「你!?」美娴氣得說不出話來,掄圓了巴掌朝葉少陽打去。 葉少陽好象防著她這手,頭一閃,反到抓住美娴的手腕。「娴姨,你別說打就打啊?」葉少陽拽著美娴的手,兩眼放出凶光。 濃濃的酒氣撲面而來,美娴惡心的想吐,這小子仗著他爸的勢力看來一定欺侮小正很久了,本想是訓他一頓,趕快把小正領回家,誰知他不僅不怕,看樣子連自己都想打。美娴瞪著葉少陽,氣得大口喘氣。鼓脹的兩粒大奶在急喘之下,一起一伏的輕搖,誘人的體香傳到葉少陽鼻中,他下面的小弟一下就硬了。 「娴姨,怎麽不說話了?」葉少陽手握得更加用力,兩眼直勾勾的盯在美娴的胸前。 「你放手!」美娴大聲的叫,她從葉少陽的臉上隱隱的看出什麽,這孩子狂傲慣了,要管他只有葉委員才做得到,聽他身上的酒氣,如果不盡快和兒子離開這里,沒準會發生什麽事。 「娴姨,你……」葉少陽沒有放手的意思,朝美娴又靠近了些。 「你們放開我媽!」小正從地上站起來,想要把母親和葉少陽分開. 「你找死啊?」另兩個男孩見到葉少陽和美娴擺了個平手,膽子跟著大起來,一個用力一蹬,小正被踢倒在地,「老老實實的別動!」 「你們別打小正,」美娴用力的想要掙脫,哪知葉少陽順勢把另一手也抓住。 「少陽,你把手放開.」美娴聲音弱了很多,心想:今天先躲開他們,明天就算讓那老色鬼弄了,也要讓他管管兒子,最起碼不能再讓小正受到欺侮。 「娴…姨!」葉少陽拉著美娴的左手,放在自己臉上摸,「你剛才不是要打嗎?現在可以打了,我不還手。」說著,他拿著美娴的手在臉上拍,「人說打是親罵是愛,你就多打幾下。」 「你!你再不放開我,明天我告訴你爸爸!」 「告訴我爸又能怎樣,他和小姐們上床我都偷著拍了照片,他會說我麽?」葉少陽說著伸出舌頭,在美娴的手上輕輕地舔起來。 美娴氣得要死,可又無可奈何,他的手力量很重,根本就撐不開,情急之下,擡起腿照著他的下陰踢過去。 葉少陽正癡心的舔著手指,沒料到美娴會有這麽一下,好在美娴並沒有踢到正處,只是把大腿根踢得生疼,「哎喲!」葉少陽誇張的大叫,「娴姨,你踢到我雞巴了!」 「………」美娴氣得說不出話,兩腿交錯著前踢。 「喲,您怎麽這麽大氣啊,再踢裙子要扯了。」葉少陽一邊閃避,一邊盯著美娴踢過來的腿,找準機會一抄,就把她的右腿抓住。 美娴一條腿在地上支撐,站得不穩,葉少陽左手拉著美娴的大腿,右手一攬,就把美娴抱住。 「阿姨,這也太親熱了吧,怎麽鑽到我懷里來了?」葉少陽粗魯的笑著,把嘴貼在美娴的粉臉上。 旁邊的小正看到媽媽受辱,急急的沖過來,卻被另兩個人拳腳交加,又打在地上。 「你們兩個把小正按住,娴姨和我要快活快活。」少陽一邊大笑,一邊把手摸向美臀,「娴姨,你屁股真翹!」 「少…少陽,你把阿姨放開……」手腳都被他制住,小正也被他們踢打,除了說好話,美娴已沒了主意。 葉少陽輕咬著美娴的耳朵,左手用力的高擡,美娴只得翹起腳尖,兩手搭在他肩上才勉強站住,「少…陽,把阿姨放下來好不好?」 「好啊,不過阿姨剛才那麽凶,還把我雞巴踢疼了,你說怎麽辦?」 葉少陽借著酒氣,后面的手粗魯的抓住肉臀。 葉少陽自幼成績不好,小學時降了幾次級,現在已經二十歲了,對於男女之事,雖不敢比他老爸,可在那方面的經曆卻也足以讓人吃驚.葉大全是個色鬼,市公安局每次查到黃片,都有一部分送到他那里,久而久之,家里的片子數不勝數。老葉自以爲藏得很巧,卻不知寶貝兒子早就偷偷地開始看了,不僅看,葉少陽還常常到市效的芬蘭閣、百花歌廳等地方實習,在性這方面算得上老手。 酒后的葉少陽,正沒事找事,想帶著哥幾個去舞廳玩玩,沒想到半路上碰到小正,更沒想到竟可以抱到小正媽。美娴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風情,誘人的體香,都使葉少陽著迷。 「你…說怎麽辦?」美娴輕輕的,想哄他快點放手。 「阿姨,」 「嗯?」 「我雞巴疼。」葉少陽嘿嘿的笑著,放肆的看著美娴的臉。 「別胡說,你還小,別想壞事……」 「我是說實話,您真踢疼了我,好象腫了。」葉少陽一邊說,一邊拉著美娴的手,讓她按在褲裆上,「您摸摸試試,都這麽大了。」 「不行!」美娴不敢大聲說話,那一邊小正正被兩個男孩壓住,背朝著這邊,「少陽不能這麽做,我是小正的母親,還是你爸的秘書……」美娴慌亂的移動手指,想要躲開,卻被葉少陽死死的按在上面,她的手指一動,變成了想要摸他那里似的,一下下碰到少陽的雞巴。 「這才好嘛,娴姨,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竟會主動的摸我雞巴。」 少陽大聲的說,故意要讓小正聽到。 「媽,你?……,葉少陽,你別動我媽!」小正急得直踢腿,卻怎麽也掙不開身上的兩個男孩。 「小正,媽沒有……,少陽…少陽…你……」 葉少陽趁著美娴扭頭說話的空檔,拉著她的手松開腰帶,把她的手伸到內褲里.熱乎乎的陽具摸在手中,美娴不由的嚇了一跳。 「少陽……,不要這樣對阿姨,小…正還在那邊呢……」 「娴姨,你要是想小正沒事,就好好的給我捏捏。」葉少陽帶動美娴的手指,在雞巴上套動起來。 「今天…今天的事就當阿姨錯了,你讓他們把小正放開,阿姨也不告訴你爸,行不行?」美娴無奈的移動手指,另一手只得緊摟住少陽的脖子,否則的話就會摔倒,這小壞蛋更不知會做什麽了。 「行。娴姨求我我當然沒問題,可我也要求您一件事,您答應了,以后小正不會有人敢欺侮他,您若是不答應,那就不好說了。」 「什麽事?」雖然知道不會是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就讓他這樣玩下去。 「我長這麽大從沒吃過奶,不知阿姨可不可以……」 「不……不……」 「不行嗎?」葉少陽左手高擡,美娴的身子斜著被他架高,一只腳在地上蹦來蹦去。 「不……,少陽,阿姨求你,先把阿姨放下來……」隨著跳動,美娴的兩個奶子在葉少陽臉上搖來蕩去,更加激起他的欲火。 「行還是不行?」這個方法果然好用,葉少陽抽出右手,索性把美娴的另一條腿也架起來。 「不……要。」美娴兩腿都被他抱住,無奈的在少陽懷里扭打。 「哪有這樣說不要的,您的整個身子都給了我,還說不要?」葉少陽軟硬不吃,任憑美娴在身上扭動。 「媽!葉少陽!」聽到少陽的話,小正曆聲叫著。 「少陽,你讓他們別打小正,把小正先放開.」 「您是想讓小正看到您在我身上的樣子麽,那好啊,國升,你們……」 話還沒說完,美娴就用手堵住少陽的嘴,「不用了,不用了……」 「這麽說,您是同意了?」 美娴無力的點了點頭,這里白日里尚少人煙,想指望有人來救是不可能的,再說,這樣子若被人看到,傳出去的話,可怎麽活? 「這才是我的好娴姨嘛,」葉少陽說著,兩腿一屈跪在地上,頭一低,把美娴壓在身下。 「娴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可別和我玩花招。」 美娴閉著眼,任憑少陽從肩上褪下裙帶,兩個大奶從胸前彈起。 「少陽,阿姨求你小聲點兒,別讓小正聽到……」 「嗯,只要您不玩花招,我當然不會大聲了,」少陽一手一個,把玩起奶頭來,「娴姨,你的咪咪真棒,比做小姐的還滑溜呢。」 「你…快點吧,太長了小正會知道……」少陽的手指緊緊的撚著奶頭,雖然疼痛萬分,可美娴也不也叫出來,畢竟兒子就在不遠處,要讓他知道…… 「快點?快點什麽?」葉少陽拍了拍奶子,故作不解的問道。 「吃…快點吃……」 「阿姨,你想必是很久沒做愛了吧,怎麽比我還急呢?」葉少陽說著,俯下身,在奶子上親了一下。 「別說話,少陽,阿姨求你……」 奶頭在葉少陽的玩弄之下,竟然挺了起來,葉少陽知道這是好現象,當下也就低下頭,細心的含住奶子,技巧的舔弄。 「嗯……嗯……」少陽的力量很大,舔的美娴不由的發出哼聲。 「阿姨,我舔的還好吧?」 「……」 「娴姨,我問你話呢?少陽舔的好不好?」 「不要說話……少陽……嗯……你輕一點兒……」 「好不好嘛,阿姨還沒回答我呢?」葉少陽說著,拉過美娴的手,讓她摸住自己的雞巴,美娴很快就躲開. 「嗯……少陽……說好是吃奶的……嗯……不要說了不算……」奶子被葉少陽逗得心慌,美娴無力的反抗道。 「那,我吃您的奶,您幫我摸摸雞巴怕什麽?」 「不要說雞……」美娴嬌喘連連,奶子在他的擺弄下越發的傲人,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 美娴的反應少陽一一看在眼里,又拿著她的手讓她握住雞巴,堅挺的肉棍握在手里,美娴卻好象有了依靠似的,既不再躲開,也不在上面做什麽. 「娴姨,你說我是小孩子,可我的雞巴象是孩子嗎?不瞞你說,我常到舞廳打炮。」 「嗯……少陽,你輕一點兒……阿姨……那里痛啊……嗯……」美娴的手在少陽的雞巴上不覺的動了起來,這壞蛋的家夥硬得象鐵棍,摸得美娴渾身酥軟。 「娴姨你說話呀,我這根寶貝就連舞小姐都怕。」少陽一邊說,一邊拉著裙子往下褪,一直拉到腰上。 白天葉大全的挑逗、兒子的晚歸、兒子的懦弱、葉少陽的威脅和玩弄,這一切全發生在自己身上,美娴象是已被擊倒,再也沒了反抗的心情,像是配合似的挺起腰,讓少陽把裙子脫下去。 「娴姨,我真愛死你了,快回答我的問題,我雞巴摸起來夠不夠勁?」 葉少陽把自己和美娴的內褲全部扔到一邊,手指探向美娴的小穴。 「夠勁……嗯……少陽,你不要挖……」美娴夾緊大腿,玉手用力的套著雞巴。 「娴姨,你……這里都出水了,」葉少陽分開美娴的雙腿,手指在小穴中抽插,「我最喜歡水多的女人了!」 「嗯……少陽……嗯……少陽……」 「娴姨,是不是想讓我這根雞巴干你?」 「嗯……嗯……」美娴輕聲的呻吟,手指活動的更快。 葉少陽扶著美娴的手腕,美娴知趣的帶動肉棒,兩腿微張,搭在少陽的腰上。 「娴姨,我可要進去了。」 「嗯……嗯……哦……小陽……輕輕的來……」 葉少陽挺動陽具,朝著美娴的蜜穴一插,兩人交合在一處。 「娴姨……你……舒不舒服?」 「嗯……嗯……」美娴只是嬌喘,哪還說得出話。 「姨的穴真緊……夾得少陽好爽啊……」葉少陽兩手拖著美娴的大腿,放肆的喊出來。 「嗯……少陽……嗯……大雞……嗯……」 「娴姨……你的水好多……操起來好棒……」 「……少陽……嗯……少陽……嗯……」 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大。 不遠的地方,小正無力的被壓在地上,聽著葉少陽和媽媽的喊聲,淚水早已模湖了雙眼。 ************************** 發泄完的葉少陽帶著兩個同夥消失在夜色中,美娴無力的躺在地上,疲憊的閉著眼。 葉少陽正值情欲暴湧的年齡,強壯的身軀加上技巧的愛撫,給美娴帶來一種從沒有過的震憾。青春的活力,略帶旋虐的沖擊,竟使她從最初的反抗,慢慢的變成承受,到了后來,竟不由自主的迎合,這一切,都讓她想不通。 難道--我的本性就是這樣?爲何在兒子被人欺侮的時候,自己竟會産生高潮?而且那種感覺就是和老公也沒有過的,夾雜著害怕,心慌,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小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剛才那兩個家夥怕他反抗,打得他鼻青臉腫,更讓他痛心的,卻是--媽媽一定被葉少陽干了!小正雖沒有做過愛,可是聽剛才的聲音,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推斷。 長久的沈寂之后,小正拖著腿,朝媽媽走過來。 「媽,媽。」 「小正……你先別過來!」美娴慌的從地上站起,還沒拉正裙帶,小正就到了跟前。 「……」 眼前的媽媽秀發散亂,尚未挂好的裙帶下,露出大半個乳房。象淋過雨似的,整條裙子亂亂的貼在身上,被撕開的裙角中間,一截白嫩、渾圓的大腿顯露出來,伴隨著她的呼吸,輕輕的抖動…… ---完--- 這麼好的帖不推對不起自己阿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