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俊杰妈妈
 俊傑9歲,男X,桂英子38歲,女(俊傑媽媽),廖成,男40歲(俊傑爸爸),俊傑家裡就在光明寺邊上,所以,俊傑一家都信佛,近朱者赤嘛!媽媽常常帶俊傑去寺院,爸爸因為工作忙去的少些。每次媽媽帶俊傑去寺院進香后,媽媽總是讓俊傑一個人去聽小和尚唸經,自己去后院兒聽老和尚講經。 有一次,小和尚都在做業課,念的都是些俊傑聽不明白的東西。俊傑無聊,就到處溜躂,溜躂溜躂就到了后院兒,院子裡靜悄悄的。好奇的俊傑就一個一個房子趴著門縫兒往裡看,看看裡面都有什麼。看到右邊的一個廂房的時候,俊傑突然看到了不名白的東西,下面就是俊傑看到的東西: 廂房的茶幾上一雙穿黑色的涼鞋、褐色褲絲襪的大腿微微張開30度角,短裙被退到屁股上面,沒有穿內褲,恥丘高高的凸出來,再往上看因為視角有限就看不到了。 「這個女人是……不可能的,媽媽穿的是肉色的絲襪,而且這個女人沒穿內褲。」俊傑不願意猜了,看看再說吧。隱約的閃動的僧袍中伸出一隻枯瘦嶙峋的手,按在女人的恥丘上開始撫摸,然后那個女人的褲襪被退到大腿的根部,那女人的陰戶整個暴露在空氣中,女人配合的把雙腿的角度叉的更開一些,淡淡的黑毛捲曲的帖服的高高隆起的陰戶上,陰唇閉合的不緊,微微開列。 枯手有貼了上來繼續工作,然后中指慢慢插入女人的陰道,鉤住陰道有節奏的用力想上提起,陰道的分泌物浸濕了退下來的絲襪,潤滑了那只枯瘦的手,女人開始發出低沈的呻吟,但是聲音不大。枯手的插動頻率越來越快,女人的呻吟也隨之加快,但音量依然狠小,不敢大聲。 突然,枯手向上提起她的陰戶不動,女人整個屁股都被擡離了茶幾,女人終於忍不住「啊……嗯……」的大叫了兩聲,然后就是明顯的嬌喘。手離開了,陰戶在有節律的自己抽搐,有剛才的兩倍大,更多的液體汩汩的湧出陰道。一股水柱高高的衝出擴張中的陰戶,淋濕了女人的整個下半身,女人小便失禁了。 女人沒聲音了,好像癱在那裡了。事情好像還沒完,枯手有握著一根冰棒,插進了她的陰道,女人雙腿夾緊「啊……不要……」天真的俊傑開始納悶兒了,這聲音是媽媽呀,哦,不可能的,因為衣服不對。 等俊傑回過神兒來,冰棒已經換成了肉棒,女人的雙腿被捲到胸部,肉棒的進進出出帶動著陰唇的進出,肉棒抽搐,陰唇翻出來,肉棒插入,陰唇被擠進去,並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幾分鐘后,肉棒突然停住,並射精。然后離開。 「施主,可以了,休息一下,您先出去,我隨后出去,免生懷疑。」這是他們整個過程中說的第一句話。 女人坐起身來:「好。」 這下俊傑看清楚了,這不是自己的媽媽還能是誰?俊傑的腦袋轉不過來了:媽媽在干什麼?怎麼不穿裙子?怎麼換了襪子?那是誰的手?為什麼摸媽媽的那裡?媽媽,站起身脫下褲襪,扔在茶幾上,從枯手中結果一條內褲和肉色絲襪穿好,放下裙子。向屋子的后面走過去。俊傑突然推開們跑了進去:「媽媽。」 英子的臉色突然好緊張:「俊傑?你……你怎麼跑來了……沒和他們一起玩兒。」 老和尚趕緊離開了。 「哦,我去看小和尚唸經了,就跑到這兒來了,看到媽媽在裡面。」俊傑支支吾吾道:「媽媽,你為什麼不穿裙子躺在那裡讓他摸?」 英子的臉色突然緊張了:「他……他在給媽媽治病。」 俊傑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電視裡也演過,老和尚給人治傷的,對嘛?」 英子一看到兒子天真的樣子,放心了好多,臉色緩和了好多,畢竟才9歲嘛:「對,我剛才讓老和尚給你開了一塊玉,給你。」說著遞給俊傑一塊紫玉。 俊傑:「媽媽,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沒有小雞雞?」 英子笑道:「媽媽是女人啊……女人都沒小雞雞的。」 俊傑:「所以,媽媽才想要別人的下雞雞插在自己尿尿的地方,這樣媽媽就有小雞雞了,病就好了。對不?」 英子聽得樂也不是,苦也不是:「不是的,是媽媽著大師治病,大師才用雞雞插媽媽。」 俊傑:「哦,那用我的不行嗎?」 英子差點嚇倒:「不行,你的太小,再說我是你媽媽。」 俊傑:「哦,那等我長大,就行了是吧?」 當務之急是不要讓俊傑出去亂說,英子想到這裡,哄著兒子說:「好寶貝!今天的事情不要和別人說,連爸爸都不許說,要不,媽媽就不要你了!」心裡卻在想,小孩子過幾天就會忘記的,等老公回來,那就是2個星期以后的事情了,他肯定忘掉的。 俊傑什麼也不懂,就知道高興,因為得到了個玉:「嗯……我肯定不說。」 已經晚上11點多了,傑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腦子裡都是媽媽的陰戶被那雙老手撥弄的畫面:這樣就能治病嘛?真奇怪……我有一天也要想老和尚一樣給人治病。 「滴滴答答……」電話鈴突然響了,俊傑拿起自己屋子裡的電話分機。媽媽已經在客廳裡聽電話了。 「大師,這怎麼行,那麼多人,我……」媽媽的聲音有些支吾。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白天的那個老和尚的聲音:「女施主,你既然以身侍佛,又……」 「不,大師,我……」 老和尚:「來吧,按佛的要求,僧眾已經準備開始祭奠儀式了,施主功德無量。」 媽媽:「但是,我……」電話掛斷了。 俊傑趴到門縫兒,往客廳裡看:媽媽放下電話,坐在沙發上,用手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陰戶,歎了口氣。然后站起身來,回到臥室,一會兒,又從臥室裡走出來。卻已經穿好了衣服和短裙,肉色的絲襪,離開了家。 俊傑當然知道她去哪裡,媽媽又要找老和尚去治病了。趕緊穿好衣服,拿上望遠鏡,悄悄的跟了出去。媽媽從寺院的后門進入寺院,直接奔大殿后面的廣場。大殿的角落裡老和尚已經在等了。 「施主,你來了。」一臉的嚴肅。 媽媽也平和的答道:「是,這樣兒,我可能會支持不住,人太多了。」 「別擔心,只是儀式,只有的7個長老才會真的和你到最后,其他人每人只給一分鐘。」老和尚,揮揮手,從后面走過來兩個小沙彌,脫光了媽媽的衣服。沙彌要脫媽媽的乳罩的時候,媽媽的手下意識的擋在胸前。 老和尚又說話了:「女菩薩,你的乳房一定要露出來,內褲也不要穿,就和平常一樣。」說著,一把將媽媽的乳罩拉到乳房下面,媽媽的兩個豐滿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就蹦了出來,剛好被拉下的乳罩托著,堅挺的狠。 老和尚親自動手脫掉了媽媽的內褲,手開始撫摸她的陰戶,媽媽的表情平靜,沒又任何的表示,好像已經程式化了,只是機械的配合著枯手脫自己內褲的動作。俊傑,看的有點心痛,卻是興奮更多一些,媽媽只剩下透明的肉色絲襪了,陰戶被老和尚摸的慢慢的隆起,淫水兒開始滲透出來。 老和尚:「施主,我們先去大佛后面一下吧,今天您可以盡情的叫床,呵呵!」 媽媽微笑點點頭:「好。」屁股一扭一扭的跟在后面走了過去,俊傑不敢靠的太緊,這下望遠鏡也沒用了。這時,大佛后面穿來,哼哼唧唧的女人的呻吟的聲音和甕聲甕氣的老和尚的喘息…… 一個小和尚匆忙的跑到大佛后,然后媽媽和老和尚從大佛后匆忙走出,媽媽和老和尚直奔大殿的后院兒而去俊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媽媽的,絲襪從大腿的根部被撕開,毛茸茸的陰戶裸露出來,兩片陰唇稍稍呈開合狀,縫隙間還殘留著精液,乳房也坍塌的胸前,氣息還沒有調勻,隨著媽媽急促的腳步晃來晃去,一邊走一邊抓起老和尚的衣衫擦陰戶,俊傑緊忙跟了上去。 大殿后院兒的空地,燈火通明,三十幾個老小和尚穿著整齊已經坐了三排,小的在前面,六個最老的和尚在最后,旁邊放著一個樣子怪怪的椅子,卻沒人坐。 老和尚遞給媽媽一條薄如蟬翼的內褲小聲到:「穿上這個遮住給破了的絲襪,如果,你不想給他們插入,就不要脫。」媽媽上穿內褲,幾乎和沒穿一樣,比絲襪還薄,幾乎全透明。 老和尚又低聲在媽媽耳邊說了點兒什麼,媽媽笑答道:「知道了,謝謝大師!」 俊傑有點急了,因為人多不能靠的太近,只能靠望遠鏡。這些人都是給媽媽治病的嘛?活動開始了:只見媽媽站到到第一排左邊的第一個小和尚面前,微微叉開腿,目光卻落到后面的怪椅子上。小和尚,先是用手試探的摸了摸媽媽的陰戶,好像是頭一次,然后膽子大起來,開始隔著媽媽的蟬翼內褲玩弄媽媽的私處,估計和摸到真實的也沒什麼區別吧,那內褲簡直是……唉!小和尚突然,抱著媽媽的屁股,瘋狂的舔媽媽的陰部。 大約3分鐘左右,媽媽向后邁了一步,和小和尚分開了,小和尚突然跪下磕頭說著什麼,然后又坐回去。媽媽朝他笑了笑走到第二個稍大一點的和尚前,並用手撥開擋在襠部的內褲,大和尚馬上站起來,掏出淫具,右手摟住媽媽,左手擡起媽媽的右腿,將淫具插入媽媽的陰道,開始抽插,並低頭親吻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左腳被擡起,俊傑看到媽媽的腳底的絲襪已經發黑。 也大約是3分鐘媽媽向后邁了一步,大和尚也和媽媽分開了,走到第三個和尚前,這次媽媽沒有脫掉內褲,第三個和尚失望的做著第一個小和尚的事情。 大和尚更急了,目不轉睛的盯著媽媽的身體,拚命的手淫,並站起來精液噴到媽媽的屁股上……第四個……第五個……有被允許插入,有的只能摸和舔。一切過程就像個機器一樣媽媽表情麻木,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在算時間。 俊傑心想:哇塞……這麼多人給媽媽治病,媽媽的病一定好的狠快的。 但是看媽媽表情好像越治越嚴重。只剩下6個老和尚了,媽媽的下身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到處都是濕的,乳房也是,乳罩卻步只被誰偷拿去了。媽媽走到第一個老和尚前,臉上突然有了淫蕩的笑容,叉開腿,把襠部的內褲撥開,開始手淫,媽媽身體向后仰著,雙腳和左手撐著地面,跨部分開一百八十度,右手以高速的頻率點擊著自己的陰戶,扭動著屁股,好像在呻吟,但是俊傑因為離的太遠,聽不到。 幾分鐘了,老和尚沒有動,媽媽脫掉內褲,跪在地上,把屁股朝著老和尚,插開腿繼續做著那些俊傑怎麼也想不到的動作。用手大力的揉捏自己的私處,時而把陰戶放到冰涼的石板地上抖動。老和尚們終於按捺不住了,6個老和尚把媽媽擡到剛才的那個怪椅子上,把媽媽的四肢卡在專門的卡點上鎖好,腿被分開並高高的掉起。一個老和尚抱住媽媽的細腰,毫不客氣的把陽具挺進媽媽的淫穴,另一個也不甘示弱,轉到媽媽身子下面,插入媽媽的肛門,一個插入媽媽的嘴裡……媽媽的身上的三個洞都同時被抽插著。其他三個老東西分別在玩弄媽媽的乳房和大腿……6個老和尚互相交換著位置,媽媽終於被剝的一絲不掛了,還好他們的陽具都一般大,不然還真不好應付。 大約過了30分鐘左右吧,一個老東西,從椅子后面拿出一條大約半米長,一般粗的短棍,黑色的狠光滑。其中一個老傢夥開始把棍子慢慢插入媽媽的陰道,當棍子定到陰戶那一刻,媽媽突然大聲叫搖頭:「不要……不要……」聲音實在是不小,快1個半小時了,俊傑終終於聽到了他們的第一的對話,卻是媽媽的喊叫,媽媽拚命的扭動著屁股。 但是,一切都於事無補,她已經被鎖在怪椅子上了。棍子,一點一點的深入媽媽的體內,10厘米12厘米……15厘米……18厘米…… 「啊……我的天,痛啊……我的子宮……頂到子宮了,不要啊……」媽媽的聲音已經是嚎叫了。棍子還在深入,20厘米……21厘米……22……25厘米……終於停住了。 媽媽的哀嚎也小了:「啊……求你們……」突然,棍子被快速的拔出。由於空氣的高速壓縮,媽媽的陰戶發出「噗……叭……」的一聲……當然少不了媽媽的叫聲。 棍子又被慢慢插入……快速拔出……媽媽痛苦的掙紮著……老東西們終於玩兒累了。各自離開了。 媽媽獨自一個癱躺在椅子上,陰戶紅腫的老高……最開始看到的老和尚走過來,把媽媽從椅子上放下來,抱起媽媽走向大殿。俊傑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淩晨2點多了。必須在媽媽之前回家,但還是跟在了他們后面。老和尚,把媽媽放到佛堂的地上,手蘸著冰水,慢慢按摩她的腫脹的陰戶。 媽媽慢慢的睜開眼睛:「大師……你怎麼騙我……他們太過分了。」 老和尚:「施主,老衲也沒想到他們會那樣過分,他們是佛家協會的。如果,你剛才沒滿足他們,我是做不了下一任主持的。」 媽媽把眼睛閉上了,深吸一口氣:「你怎麼不早說,我以為只是你們私下的活動。」 俊傑腦子裡的問號多了起來:為什麼媽媽治病的時候,后來那麼痛苦,為什麼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懂。不行,我必須快點回家,要媽媽知道我沒好好睡覺跑出來會說我的。 老和尚:「對不起,我怕您不同意。」 媽媽苦笑有氣無力道:「何必!我和大師的關係,我怎麼會不幫你?但是,寺院裡其他人知道了怎麼辦?」 老和尚:「他們過幾天就都回去了,我在他們的晚飯裡放了東西,其他的人都會睡的死死的起不來。」 媽媽:「你的膽子好大!」 老和尚:「沒辦法!反正狠少有人會過問和尚的事情。呵呵!」 媽媽:「我要好好休息幾天了,你忍幾天了!」 老和尚:「老衲,萬分感謝……」 媽媽:「我可以走了,要不就……」 老和尚:「我知道,我給你穿衣服。」 老和尚幫媽媽穿好衣服和鞋,扶著媽媽站起來,塞給媽媽一遝錢:「買點備用的絲襪和內褲,下次一起帶了,我這裡備用的沒了!」 媽媽:「你去買了送給我……不好嗎?」 老和尚:「……英子(俊傑媽媽的名字),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去買?給認出來怎麼辦?」 媽媽笑著撇了他一眼,勉強的向外走去,還是有點邁不開腿…… 俊傑偷偷的跑回家,就跑進屋子裡去睡覺,卻怎麼也睡不著。 媽媽小心翼翼的開們,關門……一系列的動作,卻都傳進俊傑的耳朵裡。 早上6點,媽媽叫俊傑起來吃飯,看著媽媽走路那種不自然的樣子,俊傑就故意問:「媽媽!你怎麼了,不舒服?走路都不穩?」 媽媽:「沒事,腳歪了一下,你怎麼沒精神?沒休息好?」 俊傑支吾著:「哦,沒什麼?學習累得。」 「不要累著了,我的寶貝才好,你爸爸快回來了,到時我們出去玩兒幾天。」 俊傑一聽立刻高興了:「好啊!不過,媽媽,我也要摸你的下面。」 英子正色道:「不行,我是你媽媽。」 俊傑嘴一瞥:「你不讓我摸,那你怎麼讓那麼多臭和尚摸。」 英子這下傻了,心想:他昨天全看到了?卻說:「他們都是給媽媽治病的,你不是答應不說的嘛?」 俊傑大聲道:「媽媽騙人!騙人!我明明看到他們欺負媽媽,治病哪有那樣的,把媽媽弄得直叫,他們還用棍子插媽媽的撒尿的地方,我也要。」 「那是媽媽的陰戶,你不能摸。」英子急了。 「我是你媽媽,你要尊重我。」 俊傑哪裡還管得了那些,還是一個勁兒得嚷嚷:「不,我要摸,我就要摸。」 英子想:完了,只能敷衍兒子一次了:「媽媽得陰戶腫了,給你摸乳房好不?」 俊傑:「不好。」 英子沒法子了:「就這一次哦,摸一會兒,媽媽還要上班。」無奈之下,英子走到兒子的跟前脫了把褲襪腿道屁股以下大腿的根部,俊傑摸了摸媽媽紅腫的陰戶,從身后拿出一個冰袋來貼在了媽媽的陰部,然后跑開了。 英子突然覺得這是一種解脫,原來兒子並不是想的那種事情,也是啊,才9歲能想什麼?是自己多慮了。但是終究是給俊傑養成了一個不好的習慣,就是以后每天媽媽要出門的時候,俊傑都要撩起媽媽的裙子,或脫掉媽媽的褲子,看看媽媽裡面穿的是什麼,然后摸個夠才行。 2個月后的一天早上,吃過早飯媽媽送俊傑去學校。爸爸,要晚些時候才去上班。剛走處門口,俊傑的手就伸進媽媽的裙子裡。媽媽趕緊把俊傑的手拿出來,小聲對他說:「等一下,咱們走遠了,別讓爸爸看到。」俊傑象回事兒的是點點頭。 這時爸爸,開開門:「怎麼還不送他去學校,快去快回。」 媽媽道:「兒子的鞋子沒穿好。」說完,就領著俊傑走出了家裡的大門,走到一個離家狠遠僻靜的胡同的最裡面的一個電線桿子后面,媽媽撩起了裙子。 俊傑可開心了:「哈哈!媽媽今天沒穿內褲,就穿了開襠的褲襪。」 媽媽緊忙堵住他的嘴:「小聲兒,別給人聽到。」俊傑開心翻弄著媽媽的陰戶,媽媽卻擔心的四處看著,生怕有人過來。 「小祖宗,你摸夠了沒?行了……行了,去上學了。」放下裙子就拉著俊傑往公車站走去。www.6park.com第二章 放學了,俊傑在學校門口等媽媽來接他回家。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都快5點了,還沒看到媽媽的身影。俊傑想:媽媽可能是又是在加班吧,怎麼沒來接我吶?於是跑到電話亭去給媽媽打電話。嘟嘟……,俊傑急得快要哭了,電話怎麼也打不通。只好一個人坐上公共汽車去媽媽的單位,因為媽媽答應今天帶他去吃麥當勞。 俊傑到了媽媽的單位,問過門衛得知媽媽還沒有走。就徑直奔向媽媽的辦公室去找媽媽。走到媽媽公司四樓的走廊裡,靜悄悄的,大多數人已經下班回家了。俊傑來到媽媽的辦公室門前,門卻是鎖住的。「咚咚……」俊傑敲響了辦公室的門,俊傑只好走到一個走廊的凳子上等著,也許媽媽一會兒就回來了。 這時門突然開了,出來2個男人,一邊走一邊整理衣服,對屋子裡的人說:「英姐,今天謝謝你,哈哈……你們繼續啊,我看人都走光了,給你門開著門咯……好刺激的。」 裡面穿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嗲生嗲起的聲音「缺德……,快關門。」這不正是媽媽的聲音嘛。也許是俊傑太小,也許是走廊太暗,沒人注意到俊傑的存在。門也竟然沒給關上。 俊傑,剛好跑進去找媽媽,走到門口卻又站住了,悄悄的走了進去,躲在一個桌子底下:正對門口的辦公桌上,扔著女人的紫色開襠褲襪(不就是早上媽媽穿的)、淡黃色的通明乳罩,和一些衣服,靠最裡面的茶幾圍著4個男人在打牌。媽媽一絲不掛的躺在傍邊的沙發上,雙腿被高高的舉起,正給另一個小平頭兒的男人「治病」。小平頭兒扛著媽媽的雙腿,陽具在媽媽的陰道裡頻繁的進進出出,兩個奶子洩在胸前,地上扔了好幾個用完的避孕套。 「英姐……怎麼不叫了。」小平頭兒埋怨起來:「剛才還……」 「沒感覺了都,誰讓你來晚了。」媽媽打斷了他的話:「我都洩了好幾次了,哪裡還又力氣叫。」 小平頭兒:「那我射在你裡面了。」 媽媽:「不行!我都流產2次了,都是你們害的。」 小平頭兒,只要把陽具抽出來,不情願的射在了媽媽的大腿上,提起褲子就走出去了,並且關上了門。 媽媽右手支撐斜著身子看著一個胖子手裡的牌,腿依舊叉的狠開,左手自然的撫摸的胯下的肉丘,俊傑發現媽媽的陰唇比原來黑了許多,肥了許多。 「你們快點兒啊……我沒去接兒子,他一會兒肯定回來找我的。」 胖子伸打完最后一張牌,一把把媽媽從沙發上拖過來,抱到旁邊桌子邊上,一把將媽媽按到桌子邊上,「啊……痛」媽媽叫到。 胖子:「我還沒開始吶……」 媽媽:「下身……磕……在桌角上了。」胖子低頭一看,媽媽的陰戶剛好被頂在了桌子角上,兩片陰唇被擠到了一側。趕快給媽媽換了個方向,掏出陽具對著媽媽的屁股后面就插了進去,媽媽的乳房被壓在身子下面,靠著冰冷的桌子的玻璃,乳房被擠的變形。不知道是不是剛才被桌角擠出了感覺,媽媽開始「噢……哦……嗯」的呻吟起來,淫水兒滋潤下的陽具「噗哧……噗哧……」的進去媽媽的陰道,伴隨著撞擊媽媽屁股的「啪啪……」聲。 俊傑這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媽媽給別人「治病」,胖子狠快洩了,然后是眼鏡兒上來,媽媽依然是爬在桌子上呻吟……他們4的接連趴到媽媽身上,狠快完成了任務,並把精液射在媽媽的屁股上。就走到一邊去穿衣服,媽媽繼續哼哼唧唧的,把陰戶挪到剛才磕到的她的那個桌角上,用力向前頂了十幾下,然后「啊……」長出一口氣,癱到在桌子上,陰戶抽搐了十幾下,陰精汩汩的冒出來,浸濕了媽媽軟軟細細的陰毛,橫七豎八的貼在陰唇的周圍。 幾個人像正常下班一樣,對媽媽說:「英姐,現走了,週末愉快。呵呵。」 媽媽沒有出聲,漫漫直起身子,開始穿衣服,自然自語道「咿……絲襪吶?一定是給哪個混蛋拿走了,還好有備用的。」媽媽轉身從抽屜了拿出一條淡黃色褲襪,俊傑心想唉,這個怎不是開襠的,開襠的我摸起來多方便啊。 「呀……」媽媽這一驚好像非同小可。 「裙子吶?」然后就開始到處找裙子,裙子沒找到,卻找到了桌子下面的俊傑。這時媽媽的表情更驚訝了「俊傑……你……什麼時候來的。」 俊傑撒謊道:「我才來啊,看到媽媽在找裙子,就幫著找桌子下面啊。」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媽媽的陰戶。 媽媽雙腿一夾,用手捂著下身:「不許看,幫媽媽找裙子。」俊傑心裡明淨的,找不到了,因為他看到有個男人走的時候拿走了媽媽的裙子和絲襪還有涼鞋,就假裝應付著。 「媽媽,我們什麼時候走啊,我要吃麥當勞。」 「等一下啊,乖寶貝。」桂英心裡開始犯愁:「怎麼辦吶?這怎麼回家啊都快7點半了。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讓老公知道的。商店也下班了,要不還可以讓兒子去買。」 一定要讓老公先睡著,然后我晚點兒回去,才不會露餡兒。想到這裡,桂英拿起電話:「老公啊……我單位有個急診,晚點兒回去,兒子在我這裡,你先睡啊。」放下電話,剩下的就是靠時間,靠到10點才走。 「媽媽,我餓了,走吧我們。」 「等一下哦,明天你要什麼媽媽都給你買,今天,你陪媽媽在這裡好不,千萬別和爸爸說,要不媽媽就不要你了,也不讓你摸媽媽了。」 「好吧」俊傑撅起嘴巴,好不情願:「那我現在好餓啊,媽媽。」 桂英對兒子眨了眨眼睛,嘟去嘴巴,笑著哄著兒子「你不是喜歡摸媽媽下面嘛?媽媽讓你摸到10點鐘好不好?」 桂英把褲襪退到臀部以下,微微的叉開腿,讓兒子來摸。 俊傑還是不太情願「好吧」,畢竟是小孩子,如果現在讓他選擇他會好不猶豫的選麥當勞兒不是和媽媽做這種「遊戲」,因為他更願意手裡摸的是漢堡包而不是媽媽的下身,因為這對一個9歲的孩子來說確實不能算是一種誘惑,俊傑的喜愛完全是模仿大人的一種佔有的慾望,因為媽媽是他的,別人都這樣,他才要這樣。 終於到了10點,桂英拿開俊傑的手,提上褲襪,領著俊傑打算回家。桂英下身只穿著薄薄的絲襪,腳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走在昏暗的走廊裡,俊傑緊緊的跟在后面,從后面的的小門兒出了辦公樓,直奔單位的后門。夜晚的涼風嗖嗖的透進桂英的下半身,桂英不時的打個哆嗦,反而清醒了許多。從后面兒悄悄的溜了出來。 母子2個站在馬路的一個僻靜一點的地方等著有出租車開過來,俊傑被媽媽放到身前起遮擋的作用。一輛車嘎~的一聲停在他門身邊,媽媽快速的帶著俊傑鑽進車后座對司機說:「長興街89號,快點開。」司機的眼神兒都狠好,這個也不例外,他清楚的看到了媽媽的下身只穿了褲襪,因為淡黃色的褲襪實在是太紮眼了。 「您不報警嘛?」司機以為媽媽是被強姦了。 媽媽立刻明白司機的意思了,就著台階到:「不,太丟人。」並夾緊雙腿。 司機,車開的狠慢,但是路上的車好像並不多。因為司機的眼睛時而不時的通過鏡子往媽媽的下身看。 終於開到了地方,車子停到一個角落,司機卻說「如果,您能讓您的孩子先下車到一邊兒去,我將不會對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 媽媽當然,明天他要干什麼。猶豫了一下,對俊傑說「你先下車到門口下等媽媽噢」俊傑乖乖的下了車,走到了門口望出租車停的位置。司機從車上下來,鑽進車后座(車門卻關不上了,因為那樣空間不夠)車子開始晃動,司機開始脫媽媽的絲襪,媽媽淡黃色絲襪的雙腿從車裡伸出來,配合司機脫自己的絲襪,先是高高的舉起,放下,絲襪被腿到了腳跟,司機的頭深深的埋在媽媽的雙腿間……然后司機退掉褲子,趴在了媽媽身上,車子晃動的更厲害了…… 司機終於離開了媽媽的身體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