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内裤奇缘(13-14)
第十三章慾望奴隸 乾媽的故事越說越露骨,也越禁忌,但她絲毫不避諱用最直接的字眼來描述她 與兒子之間的性事,和第一次她酒後吐真言時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我感覺得到 乾媽事故意如此,好像是希望我能深刻體會母子亂倫下的悲喜。 「乾媽….要不要休息一會….。」 「不需要,因為故事才正要開始。接下來的故事裡,將可以解開你心中多日來 的疑問,我為何在犯下母子亂倫的事情之後,還會選擇躲著自己的兒子。」 「是不是….你兒子開始對妳做一些….變態的性虐待?」 「你只猜對了一半。」 「又是一半?那另一半事什麼?」 「有一天傍晚,我正在廚房裡做菜,仔仔毫無預警的衝到廚房來,說是想和我 來一場廚房做愛。我並沒有反對,因為在此之前,我們幾乎天天做愛,但只限於房 裡,在廚房做愛,確實是個新鮮又刺激的主意,但晚餐只做到一半,該如何是好? 仔仔要我脫光衣服,身上只圍一條圍裙,並且繼續我的菜。全身只剩一條圍裙 的我,顯得十分不自在,這時仔仔拿起桌上兩根小黃瓜,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立刻 會意到他的歪主意,雖然我也曾經越小黃瓜和紅蘿蔔自慰過,但感覺並不舒服。 「別這樣,做愛就好了嘛….呀!」 不等我把話說完,仔仔早已將其中一根小黃瓜插進我的陰道中,未削過的小黃 瓜,在瓜皮上帶有微刺,但對於敏感的陰道腔壁而言,卻是如此的不可言喻,淫水 從花心中湧出,立刻沾濕了那根冰冷的小黃瓜。 「舒服吧….媽媽….這可是我們的晚餐….別糟蹋了….。」 「仔仔….別這樣….虐待媽媽….會痛….會痛….。」 「瞧,媽媽的淫水好多….真厲害,連大腿都濕了….。」 「別完了….,媽媽要你的….插進來….不要小黃瓜….。」 已經變成他手中的淫具的小黃瓜,每一次抽送,都在我陰道內刮出幾到細微的 刮痕,但疼痛的感覺,卻奇妙的化作一陣酥麻,不禁讓我全身顫抖了起來。 「要我的肉棒嗎?先用媽媽的小嘴替我服務一下吧。」 仔仔早已脫下褲子坐在餐桌上,一根暴著青筋的粗大陰莖在他胯下昂立,我毫 不猶豫的將它含進嘴裡,像個引擎活塞般規律的一吞一吐。 「媽媽….的嘴上功夫….真是沒話說….我要….射在媽媽嘴裡….媽媽要 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此刻,仔仔又將另外一根小黃瓜塞進我的肛門裡,我在受到刺激之下,更加緊 的吸吮著他的陽具,不一會兒,一股又濃又稠的熱液從馬眼中激射而出,直噴到我 的喉嚨裡,讓我毫無選擇餘地的將他的精液吞進肚子裡。 「媽媽真是個淫蕩的女人,我的濃湯還好喝吧,可別浪費了。」 射完精的陽具在嘴裡疲軟了下來,但仔仔還是意猶未盡的要我舔著它,但才不 到三分鐘的時間,原本已經頹圮的陰莖又馬上生龍活虎,讓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兒子 的年輕活力。 「媽妳看,我的小弟弟又復活了,該換我上場了。」 他將我的上身壓在餐桌上,高高的翹著屁股,原本差在肛門和陰道的小黃瓜被 他狠狠的抽了出來。 「呀….痛….輕點….。」 「媽媽的屁眼還是處女吧?不如就讓我來為媽媽開苞如何?」 「不….不要插那兒….會狠痛的….呀….嗯….。」 仔仔根本不理會我的懇求,剛剛才被小黃瓜插得有點鬆垮的肛門,一下子就被 他的陰莖狠狠的刺了進去,肛交真的並不舒服,甚至痛苦,但此時此刻,卻讓我感 受到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受,難道我真的是個淫蕩的女人嗎?我我自己都開始產生這 個疑問。 除了廚房的餐桌以外,客廳的沙發、浴室、陽台、都是他淫虐我這個做母親的 地方,儘管我仍然想保有一點做母親的尊嚴,但在他面前,我卻只是他的性玩具、 一個洩慾的對象。 這樣被自己兒子淫虐的日子整整過了一年多,飽受身心煎熬的我,已經到了無 法在忍受的地步,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精神也處在恍惚的狀態中,但仔仔卻一 點也沒有停手,甚至變本加厲的對待我,他甚至還用繩子將我綁在椅子上,牽了一 條路邊的流浪狗企圖引導狗兒來….,好在狗兒似乎興趣缺缺,才讓我逃過一劫, 但至此之後,我便強烈的想要結束這樣的關係。 但我心裡十分明白,母子亂倫一旦產生,就沒有停止的一天,要仔仔放手,那 是不可能的是,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 接下來的故事,也就是我的逃亡史,沒什麼好談的了,一連換了幾個住處,直 到和你作鄰居為止,才讓我有真正想要安定下來的念頭。 …………。 「乾媽,經過了這麼多是以後,妳後不後悔和妳的兒子….亂倫?」 乾媽絲毫不考慮,堅定的搖搖頭。 「一點也不,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的宿命,只是我犯了一個錯,那就是事先沒認 清楚自己的兒子是怎樣的一個人。」 「那麼,妳又怎麼會鼓勵我和我母親….難道你不怕我在犯同樣的錯?」 「我對你有信心。和你相處這段日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也擁有一切發生亂 倫的條件,那也是你的宿命,你不需要逃,應該去面對,我一直在想,要是我有你 這麼一個好兒子,我還真恨不得主動現身給你呢!所以才會認你做乾兒子呀。」 「這麼說來….乾媽也有意思….跟我….。」 乾媽笑而不答,臉上詭異的表情讓我怦然心動,難道真的被我說中了嗎? 「要是你表現的好,乾媽會好好考慮的。」 「真的?要我怎樣表現呢?」 「先從你媽媽身上開始。這算是我自私的念頭吧,我希望自己無法實現的夢想 ,能夠由你來完成。」 「無法實現的夢想?」 「一個只有性和愛,沒有暴力、虐待的和諧家庭。大多數的男人為性而愛,但 大多數的女人卻是為了愛而性,你對你的母親有愛,更有性幻想,而你的母親呢? 愛就不用多說了,接下來,就要靠性來維繫了。一個有愛也有性的母子關係,是我 畢生的夢想。」 「可是….可是….我對母親的想法一點也沒有把握,在加上,我是個處男, 就算要上,也不知道從何著手是好。」 「你這個小滑頭,誰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就是要乾媽教你,對不對?」 「乾媽英明,什麼事都瞞不了妳。」心事被乾媽看穿,我只能尷尬的笑著。 「這樣吧,從今天起,你每天向我回報你和你母親的進展情況,乾媽會是情況 給你指導,真的遇上了關鍵時刻….乾媽也不會吝嗇的。」 「是真的嗎?乾媽可不能黃牛,有了妳這句保證,我一定會完成乾媽的夢想的 。」 從此之後的一個多月,我每天都會準時向乾媽回報母親的近況,但令人絕得懊 惱的是,原本在送過內褲之後,以為會有驚人突破的母子關係,卻沒有一乾媽料想 的順利,母親依然沒也任何反應,而我幾乎一天都會檢查浴室和陽台好幾回,送給 母親的內衣褲,始終沒有出現過。 「是不是媽媽因為覺得內衣褲太性感而不敢穿?還是她因這件事而生我的氣? 為什麼一點進展也沒有?」 「難心一點,你媽外表雖然是個保守的人,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你媽媽 的內心壓抑以久的感情就快要爆發了,我想….應該是卻了點什麼?」 「乾媽別賣關子,到底是什麼?」 「一點催化劑。就是你的主動。」 「我不是已經送了她性感內衣褲了嗎?」 「還不夠,所謂打鐵要趁熱,而你卻只會一再等待,你應該主動製造和母親獨 處的機會,然後再下點猛藥。」 「但是….我從來也沒和媽媽、或者像她一樣年紀的女人約會過,不之該怎麼 做才好。」 「送佛送上天,乾媽就來當你練習的對象吧。」 「真的?!太好了!」 「但如果你不認真學習,我可不會買帳的喔。」 「這個我知道,不如就從今天開始吧。」 就這樣,乾媽自願當起我的約會對象,也好讓我模擬一下將來邀約母親時所可 能遇到的任何情況。乾媽果然是個見過世面的女人,她對人心的洞察與掌握,真到 了讓人無所遁逃的地步,特別是對女人,在短短的一個星期裡,我從乾媽那而學會 了許多討年長女性歡心的技巧,甚至能夠抓住女人的弱點,攻其不備,再加上一點 苦肉計,我已經有信心能夠讓母親屈服於我了。 第十四章母親的告白 或許真是上天的安排,讓我無意間聽到母親的一席話,就算是母親的真誠告白 吧。對她而言,張阿姨是個「外人」,而她卻一職不知道其實張阿姨就是我的乾媽 ,她以為對外人所做的告白沒有後顧之憂,卻不知道當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我正在 隔壁房裡一字一句細細的聽著….。 那天,當我正和乾媽在她家中聊著,突然門鈴響起,乾媽前去應門,卻聽到外 頭傳來母親的聲音。我靈機一動,起身躲入客廳一旁的儲藏室,半掩著門,不但可 以藏身,對外頭的一舉一動也可以清楚看見和聽見。 「張小姐,不好意思,來打擾您。」 「別這麼客氣,大家都這麼久的鄰居了。對了,找我有特別的是嗎?」 「呀,是這樣,小犬經常來麻煩妳,讓我有些過意不去,先跟妳道聲歉。」 「沒這事,那孩子乖巧的很,再說,我一個人住,幸虧有他來陪我解解悶。」 「都是我這個做母親的不好,連自己的孩子都管不住,還得讓您來費心。」 「其實,阿寶這孩子常跟我提起妳….。」 「是嗎….他….都說些什麼?」母親似乎很在意這個問題。 「他說妳獨自養活兩個小孩非常的辛苦,他很感謝妳的養育之恩。」 「還有呢?」 「還有….這個….。」我知道乾媽正在吊母親的胃口,故意將話說得吞吞吐 吐,母親果然顯得有些焦躁不安。 「他說母親好是好,就是少了點….生活情趣,他說如果母親能夠..嗯..。」 「我知道自己在孩子面前是嚴肅了點,但我真的不之該怎麼做,我不像妳,總 是走在時代尖端,這麼新潮時髦又風趣,我有想改,但是,我又怎麼放得下母親的 身段呢….。」 「李太太先別機動,同樣是女人,妳的心情我非常了解。」 「張小姐,我是個頭腦簡單的女人,阿寶很聽妳的話,請妳一定要幫幫我,最 近,我發覺阿寶的舉動有些….怪怪的,也說不上為什麼,但我知道妳一定了解原 因的,請妳告訴我!」 乾媽故意裝出一附十分為難的樣子,幾度欲言又止,讓母親不知所措。 「我是知道原因,但如果要解決這個問題,妳得要老實的告訴我妳心理的想法 ,我才能真正幫妳,大家都是女人,我想沒什麼好尷尬的。」 母親為了知道答案,當然是猛點著頭。 「其實….雖然阿寶沒有明說,但我感覺得出來,他一直把妳當成心目中的偶 像,與其說崇拜妳,倒不如說他有強烈的戀母傾向。」 「什麼?戀母….傾向….妳是說,阿寶喜歡我這個做母親的?」 乾媽堅定的點點頭。 「妳也別感到意外,我的親生兒子也和現在阿寶一樣,甚至比他更強烈。」 「那….我該怎麼辦呢?」 「那就要看妳自己了,我也幫不上忙,因為感情的是,是兩情相悅,問題並不 會因為彼此的關係而有所不同,就算是母子也不例外。」 「難道李小姐妳….。」 「正如妳想的,我接受了我的兒子,不為別的,只因為我也深愛著他,甚至可 以為他放棄一切。既然我們的幸福,都操在彼此的手上,只有彼此緊密的結合才是 獲得幸福的唯一方法。」 母親在震驚之餘,知道若再深問下去恐會觸及個人隱私,於是她立刻轉移了話 題,但她已經了解乾媽要她誠實的原因了。 「這是妳們母子之間的問題,我不便過問,但要如何解決,我想,眼下也只有 妳自己知道了。倒是妳,對阿寶是什麼態度?」 「這….我….。」 「事實雖然是殘酷的,但有時候也只有真實去面對才能解決問題。我以一個過 來人的身分奉勸妳,人並非一定要活在傳統的道德陰影下,所謂道德倫常,也是人 設計出來的,但是關起門來,卻是另一個屬於妳們自己的世界,一個無須時時刻刻 活在別人道德批判下的世界,原諒我說出這些有大逆不道的話,但這卻是我的真心 話,我想妳也會有同感的。」 母親不說話,面對乾媽直接露骨的說明,她顯得十分困惑,表情也略顯激動。 「妳真的認為….我也可以….。」 「沒有可不可以,只有願不願意。我知道下這樣的決定是十分痛苦的,但我卻 相信為了獲得一生的真愛,這一定值得。妳….也同樣愛著阿寶吧?」 「我?這該怎麼說?他是我的親骨肉,哪有不愛的道理,但我並不確定,這愛 到底是親情還是男女之情?」 「這確實很難分辨,但如果想想自己對兒子的佔有慾、對她的過度關心、對他 無怨無悔的付出,妳就可以發現這和男女之情根本沒有區別。」 乾媽的口才一流,單純木訥的母親根本連思考的機會都沒有,已經完全懾服於 他的母子相愛理論當中。 「做了他一輩子的母親,一下子要做這麼大的改變確實很難,建議妳慢慢的改 變自己,若到時候真的覺得不適當再回頭也不遲,但如果一開始就斷然拒絕,妳也 可能斷送掉兩個人一生的幸福。」 「那….我該怎麼做?」 「還記得妳生日的時候,阿寶要我幫妳挑件禮物,我幫妳選了套性感的內衣褲 ,就是希望妳從從裡到外,徹底的改變,依照我的觀察,妳有天生的好條件,卻因 為身旁一直缺了一為值得為他裝點打扮的男人,才忽略了自己的美貌。」 「那套內衣褲….其實….我只穿了一回….。」 「是樣子太過暴露了嗎?還是我挑的妳不喜歡?」 「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心裡十分高興收到這份禮物,但當我忍不住穿上它的時 候,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好像自己被阿寶緊緊包縛住身體私處一樣,讓我 感到十分羞恥,於是….。」 「這更證明了妳心裡其實一直也和阿寶有同樣的想法,只是妳服法坦蕩蕩的承 認罷了。如果妳願意,阿寶這邊,我會幫妳施點力,至於妳,得要靠自己來克服了 ,誰也幫不了妳。」 母親道謝過後,帶著滿心的掙紮回家了,而我呢?我已經知道自己該如何做了 。 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